您的位置:首页 > 国外 >

手机看新闻

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无耻的大骗子公司

2019-01-24 20:04:09 作者:佚名

2017年8月的一天,站在北京嘉盛大厦楼下,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诈骗公司 江西来的王强异常兴奋。冬日的阳光不算灿烂,却照得他的脸微微发烫。 在大厦大厅的指示栏里,他很快找到了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安信")的名字。与其同一楼层的,也都是些来头不小的公司,至少从它们的名字上看来如此。 轻轻按下按钮,电梯扶摇直上,程木根兴奋地攥紧了口袋里那张从江西到北京的火车票,仿佛攥紧了自己的梦想--他有专利却缺少启动资金,而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恰好在此刻"及时"地出现了…… 程木根的梦 程木根小心翼翼地推开斯威克代表处的大门,一个西装笔挺、笑容可掬的年轻人迎上前来。 热情地握手后,年轻人拿出名片,双手奉上。程木根诚惶诚恐地接过来,上面印着年轻人的名字叫陈真,职务是业务代表。 随即,程木根被请进一间接待室中。过程和他之前想象的一样美好,他兴致勃勃地重复两次介绍了自己的专利,而陈真始终耐心地听着,显得兴趣十足。 "我们想直接购买您的专利,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诈骗公司 但到底值多少钱呢?"王继后来的话却把王强问住了。 王继随即又微微一笑,说道:"价格您说了不算,我们说了也不算,应该由有资质的评估公司做出价值评估。"停顿了下,他看了王强一眼,"我们可以给您推荐一家北京著名的评估公司,但按规定,费用由您自己支付。" "8万元!"当王强来到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指定的评估公司咨询时,评估公司工作人员迅速报出了价格。这对他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们最多可以给您支付其中的10%,这已经是破例了。"就在王强为了这8万元的评估费犹豫不决的时候,陈真的电话来了。 "他们会不会串通好了骗我?"这个念头从王强脑中一闪而过,可很快被他坚定地否决了。来北京之前,性格小心谨慎的他早从网上查询了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工商部门确有相关登记;而且在重庆某区政府网站上,还有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负责人与北京某政府官员一起去当地考察投资的报道。这使他对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的真实性和实力充满信心。 特别是他来到北京后,亲眼见到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身处首都高档写字楼里,办公条件和工作人员素质都很高,更让他深信不疑。 很快,王强支付了7万2的评估费。评估报告出来后,他再一次赶到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签订了购买意向书,王继拍着他的肩膀说:"过一个月后来拿钱吧。" 当天夜里,王强一晚上都在做着中小企业融资成功的美梦。 王强的梦醒了 在北京,这样的高档写字楼有很多,而由此便认定其租赁者"非富即贵"的不在少数。来自广州的何戎就是其中之一,他和王强一样来到京城找投资,他遇到的投资公司也是北京的的,名字是北京中建恒X集团公司北京代表处。 何戎在广州有一家自己的公司,为了扩大规模,急需资金注入。于是他通过报纸上刊登的广告,给亚斯本代表处打去了电话。对方回电说何戎的公司规模太小无法进行股权中小企业融资,但看中了他的发展前景,表示可以成立项目公司,借钱给他,双方还商定了利息。 不久,由该律所张口便是5万元,一番讨价还价后降到4万元。在先支付了70%的费用后,该律所派人去了何戎的公司。可来人简单粗糙的调查过程,终于让何戎开始怀疑起来,他到首都律师网上一查,该人并不是律师!而此时,网上也开始出现关于亚斯本代表处是骗子的言论。 "糟了!可能被骗了!"何戎马上买了录音笔等工具,准备收集证据。可没过几天,亚斯本代表处就人去楼空,电话停机。无奈之下,何戎以律所参与行骗向北京律协进行了投诉。 而那边厢的王强,过了一个月后,也并没有等到一分钱。当时,王继在电话里说:"资金总部批下来了,但不是购买专利,而是合作,合作的前提是做一个商业计划书。按照规定,制作单位我们指定,钱您出。" 这回,王强拒绝了。王继锲而不舍地说:"可以不要商业计划书,但审慎调查报告不能少,中英文的。"同样的按照规定,制作单位他们指定,钱王强出。 对方三番五次无休止地要钱,终于令王强意识到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就是个骗子公司。为此,"我和80岁的老母亲,先后两次到北京,找到他们跟他们闹!" 经过暗中调查发现连律师都是北京中天安信控股有限公司诈骗公司一伙的? 然而,王强和何戎的故事,只是众多遭受投资诈骗的受害者中较为典型的案例而已。一份来自民间的调查数据显示,网友投诉的2000多家投资公司中绝大多数是骗子公司。 记者随机挑选了其中几家公司,但当赶到它们所在地时,绝大多数公司已大门紧闭,无人办公--跑了。 北京市宏方律师事务所彭剑律师曾为很多真正的投资方做过律师尽职调查报告,即《法律意见书》,也为一些中小企业融资方做过牵线搭桥的工作。但他仍然认为,北京的很多所谓投资公司,十有八九是没有投资实力甚至没有投资资历的,说白了,就是骗子公司。早在2000年,就有人找到他,想和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合作,由律所对其推荐的中小企业融资方制作法律意见书,每份价格低至5000元,高可数万,五五分账。彭剑断然拒绝。 数年后,彭剑发现这样的投资公司居然越来越多,当初他断然拒绝的事,他的很多同行却欣然接受了。他的朋友--河北省某县招商局负责人的话让他更为震惊:"做了十多年招商引资,与各式各样的投资公司打过交道,从来没有结果。" 实际上,与投资公司合作已变成律师业内潜规则。 过去,"搭伙人"多是评估公司或咨询公司,在评估费上大作文章,这样的案例层出不穷。但随着受害人的增多,骗局的披露,需求资金的引资人逐渐警觉,投资公司和评估公司骗到评估费越来越难。于是现在,骗子又将"橄榄枝"抛向了律师事务所。 有知情人透露说,骗子投资公司在和引资方签订《投资意向书》后,会要求引资方到指定的律师事务所出具一份《法律意见书》,律所会向引资方收取高额的委托费用,当一本精美的《法律意见书》出炉后,投资方总会根据此意见书找到拒绝投资的借口。事后,投资方会和律师事务所瓜分委托费,现在圈内这个分成的比例是投资方七成,律所三成。 jiakang0591.com 这种新的趋势让引资人防不胜防,一位向记者倾诉自己遭遇的受害人向某律所交付10万元委托费后,得到了一本装订印刷精美的《法律意见书》和投资方冷冰冰的拒绝投资答复。发觉上当的受害人远赴外地跑到该律所索要委托费,钱没要到,却要到了这样的答复:"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调查、出具法律意见的工作,投资方投不投钱与我们无关。"受害人气愤地说:"你们和投资商是一伙的!"该律所主任回答:"这么说毫无根据,你要是不满可以去告我们,退费不可能!" 连代表正义和法律的律师都是骗子一伙的,谁还能防得住?多数被骗走的钱已经很难要回。 居然只是违法而不犯罪? 在斯威克代表处"消失"后,程木根和他的老母亲先后两次来到北京,向相关部门寻求帮助。 然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公安部门说,这个事只违法不犯罪,应当找工商部门;工商部门却说,这种行为涉嫌诈骗,应当去找公安。程木根无奈两头跑,除了认识了更多相同经历的受害者外,投诉本身没有太大进展。 在了解了程木根等人的经历后,一位工商人员表示:"投中小企业融资是有风险的,花钱进行评估后,投资方不再投资,这是一种正常现象。但如果某一个'受害者'举报了类似美国某投资集团北京代表处,工商部门据此调查,可能对其进行两方面处罚--一是按照我国法律法规,代表处不能从事经营活动,不能直接签订合同;二是变更经营场所要及时办理变更登记。" "可这样的处罚太轻,对受害者挽回损失而言没有实际意义。" 目前,程木根和何戎们都只能独自咽下苦果,惟有当花钱买了个教训。以后这天上掉馅饼的事,还是少信为妙!【财经24小时-】

关注 官方微信,回复" 38066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相关阅读:
多洗爱车垫清洗骗局北京翔捷包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