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手机看新闻

长春一医院手术台上加项逼患者签字法院判决遭质疑

2019-01-11 23:00:02 作者:佚名

包皮上有裂口,医生建议做包皮手术。在手术的过程中,医生又增加修复手术和阴茎背深静脉包埋手术。患者提出和家属商量,被医生和护士拒绝。患者无奈躺在手术台上在护士拿来的纸上签了字。手术后,引发感染,最终导致阴茎无法勃起等性功能障碍。

患者将吉林曙光泌尿外科医院告上法庭。长春朝阳区法院却以证据不足,驳回患者的诉讼请求。

此裁定一出,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社会舆论将矛盾的焦点不是针对曙光医院,而是指向了法院。民众指出,医院在給病人看病过程中,不给患者开据病历,没有取得患者家属同意,在手术过程中随意加项,逼患者躺在手术台上签字等行为,严重违反卫生部《病例书写基本规范》和《医疗操作规程》。根据《中华人们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jr185.com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法院应当认定医院存在过错,应当对患者承担赔偿责任。

另外,社会民众还对司法鉴定程序提出质疑。吉林省高院指定的具有司法鉴定资格的鉴定机构有十家。2016年,长春市朝阳区也审理过类似案件,像长春九龙医院医疗事故事件,当时媒体给予特别关注,案件与这次类似。但是,这次抽签抽到的鉴定机构却提出无法鉴定的理由。而在这之前,患者已经委托过吉林津科司法鉴定所鉴定过,津科也是吉林省高院指定的鉴定所之一。为何津科能鉴定,而其它鉴定所却推托做不了呢?

在患者与法院、医院的斗智斗法过程中,的确有很多令人费解的环节。

事实经过

2017年6月15日,白城市民刘先生因包皮上有裂口来到吉林曙光泌尿外科医院就诊。医院大夫经检查说刘先生包皮过长、前列腺瘀堵,建议做包皮手术。

2017年6月21日,大夫决定为刘先生做包皮手术。麻醉开始后手术过程中,手术医生说刘先生有感染,需要做修复手术,还要打三支免疫激活,此外,还需要做阴茎背深静脉包埋手术,让刘先生当场做决定。刘先生提出要和家人商量,医生拒绝说“手术台上不能打电话”。这时,护士也过来对刘先生说:“你赶紧做决定,不然麻药过劲了”。刘先生过度紧张,无法与家属取得联系,被迫在医生拿来的东西上签字。手术前,医生表示说该手术不用打针、不用住院、随做随走。手术后当天,医生又安排刘先生做了一个机械治疗,将一根朔料管插入刘先生的尿道,说需要半小时。刘先生坚持10分钟后实在疼痛难忍,故让护士拔掉了塑料管。第二天,医生给换药之后,刘先生疼痛不止,在朋友帮助下回到白城。

回家后刘先生出现高烧症状,下体疼痛难忍,天亮后由家人陪同到白城市医院就诊。住院诊断为:“2型糖尿病性周围神经病,包皮环切术后(感染),”阴茎背深静脉包埋术后,脂肪肝,高脂血症,泌尿道感染,刘先生住院22天出院。2017年8月8日,刘先生因性功能出现异样而来到吉大医院检查。经吉大一院三次夜间阴茎胀大试验,均无勃起反映。2017年8月25日,刘先生委托吉林津科司法鉴定中心对曙光医院给刘先生手术造成的人身损害进行鉴定。8月31日,吉林津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吉津司鉴中心[2017]法临鉴字第486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曙光医院在对刘先生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诊疗过错与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参与度应为完全作用;目前损伤已构成四级伤残。

(吉林津科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

网友五彩缤纷表示,吉林曙光泌尿外科医院也是“莆田系”医院,他们能量很大,没有背景是做不了医院的。

网友“刀尖上的拼客”留言,老百姓懂什么,一切都在医院的操控之下。司法公正,是对有钱人而言。

2018年3月份,第二次开庭时,曙光医院要求吉林津科司法鉴定中心相关人员出庭接受质询。在开庭的当日,鉴定人员来到法院准备庭审,但是,曙光医院却当庭放弃质询。

朝阳区法院通过当事双方抽签指定的吉林华远鉴定中心和北京明正鉴定中心无法取得鉴定结果,难道不用通过鉴定,即能作出裁定?那么,裁定的依据是什么呢?

专家观点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王律师认为,放弃质询,表示对原鉴定结果的认可。

本案患者所受损害,并非疑难杂症,也不属于吉林省内医疗机构无法检测的情况。抽签选定的鉴定机构是怠于履行鉴定职责,变相姑息医院方。在刘先生持有鉴定报告、医院方申请重新鉴定不能、医院方申请鉴定机构出庭接受质询并当庭放弃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完全可以依据现有证据进行推定,并得出合乎事实与法律规定的正确结论。原审合议庭置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于不顾,对刘先生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草率定案,其明显袒护医院一方。


相关阅读:
中山大学附属光华口腔医院正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