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手机看新闻

我毕生心血被龙灿卿(花垣县排吾乡公务人员)田甜夫妇骗得一干二净

2018-12-04 16:33:43 作者:佚名

 我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毕生心血被龙灿卿(花垣县排吾乡公务人员)田甜(吉首市中医院关厢门分院护士)夫妇骗得一干二净,儿子被龙灿卿及岳父暴打,一家人多次受到他们的生命恐吓和威胁,身心健康受到极大的伤害daiyunnv.cn,到现在竟然申冤无门,走投无路在看到扫黑除恶的新闻后,斗胆借此平台把我和家人的遭遇说出来。2017年8月27日,我 和儿子 儿媳母子3人去吉首寨阳乡七一化工厂对面的亲子农场向龙灿卿、田甜一家人取我于2013年给他们借的27.5万元的借款,他们一家不仅不还钱龙灿卿还伙同其岳父恶意将我儿打伤,并且恶言再来取钱要杀我们一屋,还说在永顺曾砍杀3个警察都只陪了5万元钱了事,何况你屋几个孤儿寡母,龙灿卿 田甜还扬言让我们去告,我们都是公务人员哪个单位都有人任你们去告也告不好后来由于我儿头部受伤到地,我媳妇就报警了警察到场了解情况后将龙灿卿及岳父岳母抓到石家冲派出所(由于田甜说还有几十个人客人要接待就没来),警察调节让龙灿卿一家带我儿先去住院,龙灿卿一家一出派出所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后来我多次往返石家冲派出所,龙灿卿 田甜夫妇的工作单位,花垣纪委,吉首市妇联,湘西州妇联,吉首市纪委,吉首市公安局经管科,吉首市法院至今一年多来都没有任何进展每次去派出所多位民警都表示可以依法拘留龙灿卿和其岳父,但每次都是一拖再拖,直到今天派出所竟然说这件事和龙灿卿无关,我瞬间就崩溃大哭了难道真的如龙灿卿 田甜所说,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孤儿寡母,是告不了他们一家公职人员的吗?难道公职人员真的有保护伞吗?难道公职人员真的可以知法犯法逍遥法外了吗?龙灿卿作为一个主犯,最先先动手,并且多次被传唤到石家冲派出所和我调解,一年多后的今天,我竟然被告知龙灿卿和打人事件无关,不能拘留他,我真的想不通无法面对这个事实!!跪请一个公道!!!!!消费维权网(xfwqw.com)CTy财经快讯_国内黄金白银期货外汇股票投资及理财资讯网


相关阅读:
吉首市人民医院院长邬云斌贪污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