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市采桑镇涧东村村霸宋喜增贪污贫困补助款等

2019-01-11 22:39:47 作者:佚名

举 报 信

    ——小官大贪腐

    举报人:常春法,男,汉族,1959年4月8日生,住河南省林州市采桑镇涧东村448号,身份证号:410521195904086010,联系电话:13083729332。                                                  

    被举报人:宋喜增,男, 汉族,1963年8月15日出生,住河南省林州市采桑镇涧东村,原涧东村村会计,村霸。现任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总经理。

    被举报人:常建周(系宋喜增之小舅子), 男, 汉族, 住河南省林州市采桑镇涧东村,村霸。

    被举报人:牛春茹(系宋喜增老乡), 男, 汉族, 河南省人民检察院。

    被举报人:王军(系常建州的战友), 男, 汉族,1971年3日出生, 四川井研县人,系河南省林州市市委书记, 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被举报人:宋万增(系宋喜增之哥哥),男,汉族,1953年12月19日出生,住河南省林州市采桑镇涧东村,村霸。原任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总经理。现任该公司副经理。

    被举报人:宋保江(系宋万增之子),男,汉族,1973年2月15日出生, 身份证号:  , 住河南省林州市采桑镇涧东村,村霸。现住河南省郑州广金水区红专路111号院2号楼34号。现任中州公司副经理。

    我实名举报河南省林州市市委书记王军、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牛春茹等目无党纪国法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滥用职权、干扰司法、官商勾结、结党营私、官官相护、助纣为虐包庇河南省林州市采桑镇原涧东村会计、现任中州公司总经理宋喜增等黑恶势力非法抢占宅基地、耕地三亩多盖私房十几间,贪污贫困补助款、危房改造款、造假表冒领村民荒草地开发、修渠民工劳动报酬等,捞取不义之财,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 其横行乡里、无法无天、欺压百姓、敲诈勒索、独断专行、破坏选举、打击报复举报人,将一名举报人打死。并插手工程,串通河南科达专修学院原法定代表人李合岭以建校(郑州华星外国语学校,该学校根本就不存在)为名,非法征收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常庄村150亩土地(评估价1591.66万元),变相搞开发,盖啇品房、别墅、学校整体出售,牟取暴利4800万元占为己有、私分,并恶意串通,两次炮制虚假调解书,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违背事实、枉法裁判,故意制造错案,将我常春法(实际施工人)1310.324688万元工程款化为乌有。还用欺诈、胁迫的手段让我给其出具了156300元欠条,宋万增不但没有支付我工程款,反而还要求我偿还其156300元请客送礼的“债务”。 并串通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王永伟、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杜继军、侯军勇、郝鸿标、周金、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张岩、张鹏鹏、刘佳徇私舞弊、弄虚作假、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且其道德极其败坏,是典型的村霸,群众敢怒而不敢言。

    2008年至2016年,宋喜增在担任河南省林州市采桑镇涧东村村会计期间滥用职权贪污、侵占公款2300多万元。

    1、2008年1月10日及1月12日, 涧东村村民荒草地开发、修渠农民工工资、扶贫款,宋喜增造假表冒领农民的劳动报酬及扶贫款7万余元(有未领取此款项的38名代表签名为证)。

    2、2010年10月,林州市采桑镇涧东村村委会申请政府拨款为解决18户本村困难户危房改造款108000元,每户6000元,村委会要求18户垫资改造后支付农户。因农户无力垫资改造,村委会决定对原水泥厂的两层住宅楼进行维修,让农户居住,宋喜增做了手脚,造假帐,应付上级验收,大部分款项去向不明,至今村民还住着危房。当时林州市民政局及村委会对我们几户困难户,危房改造名家各户进行了拍照,村委会收了我们的身份证,拿了我们的粮食补贴本,每户仅支付我们200元,剩余5800元,被宋喜增贪污占为己有,并弄虚作假让我们签定假协议,承认我们已收到6000元,实际上致今我们这几户的危房改造款分文没有拿到。2012年8月26日,我们18户群众代表联民向市纪委反映上述问题。宋喜增打击报复举报人白常丑,男,时年64岁,孤单老人,荣军家属,2012年11月26日上午10时许,宋喜增在光天化日之下朝举报人常白丑身上乱踢了七、八脚,致常白丑重伤不能下床,因无钱治疗,不到半年就死亡了(有2012年11月29日受害人常白丑证明为证)。

    3、2003年宋喜增插手工程,利用家族黑恶势力白手起家,勾结河南科达专修学院原法定代表人李合岭以建学校(郑州华星外国语学校,该学校根本就不存在)为名,非法征收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常庄村150亩土地(评估价1591.66万元),变相搞开发,盖啇品房、别墅、学校整体出售,牟取暴利4800万元占为己有、私分,并恶意串通,两次炮制虚假调解书,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违背事实、枉法裁判,故意制造冤、假、错案,将我常春法(实际施工人)1310.324688万元工程款化为乌有。还用欺诈、胁迫的手段让我给其出具了156300元欠条,不但没有支付我1300多万元工程款,反而还要求我偿还其156300元请客送礼的“债务”。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致使我家破人亡、倾家荡产、债台高筑、流浪街头,妻子被活活气死。

    4、2017年我向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确认2012年7月4日中州公司捏造的《调解协议书》无效纠纷一案,因我家庭困难交不起诉讼费,便写申请要求免交诉讼费,村委会、乡政府和林州市民政局都盖章了,法院已经下开庭传票,宋喜增发现后,勾结河南省林州市市委书记王军干扰司法,威胁乡政府和村委会, 结果开庭前几天法官突然打电话让我交诉讼费,称中州公司告我了,说我不符合贫困条件,我只好借钱交立案费。宋喜增又串通一、二审法官刘佳、周金办关系案、人情案,无视我真实有效的证据,并纵容中州公司当庭毁灭我的证据原件,故意偏袒中州公司,采纳其捏造的伪证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致使我老婆被气死。

    原一、二审法院所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我是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该工程是由我垫资整体独立完成的,与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州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中州公司只是提取该工程的管理费11%(包括税金、公司及项目部的管理费在内),无权领取我的工程款。

    中州公司于2001年11月2日在河南林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 法定代表人:宋喜增, 注册资本10.088万元。该公司是个皮包公司,没有本线,全靠骗我的工程款起家,本案是中州公司承接的首个工程。

    中州公司不讲诚信,隐瞒并侵吞了我的法院执行到帐的工程款291万元。我不欠中州公司156300元,2012年7月4日调解协议是中州公司捏造的。

    2012年7月4日,调解时,我不在场(有2012年7月31日中州公司现任法人宋喜增证明为证),2012年7月4日,中州公司收买乡包村干部、村干部、财政所副所长郝松凯(已被撤销职务)、宋保江(系宋万增之子)、村支书常银贵(已被撤销村支书职务,在调解协议签订前,常银贵借了中州公司原法人宋万增5万元钱,宋万增表示不用还了)、村会计宋喜增(现任中州公司法人,已被撤销村会计职务)、常建周(宋喜增的大舅子)、常建朝(宋保江的舅舅)、常贵法(系中州公司司机)、宋存吉(常建朝的朋友)、李保水(中州公司保安)等人,对我与中州公司工程款进行调解。中州公司要求按11%收取管理费,并将调解书上河南专科学院已经支付过的1325351元工人工资重复扣除,将停工损失395778.31元占为己有,将我承建的体育馆工程46.5万元全部占为己有,又从我工程款60万元中占有14.79%,计88200元,还将其骗取的民工工资42.9万元和其办房产证(6层办公楼)的律师费36万元也算到我的头上。算帐结果我不但拿不到工程款,还要倒找中州公司300多万元,我不认可,如果按2006年法院调解的工程款291万元计算,就应该按1%收取我的管理费,如果中州公司按11%收取管理费,那么就应该按已决算的6298754.82元工程款来算帐,实事求是。宋保江与常银贵、常建朝协商,先让我写好草稿交给宋保江去打字,后来中州公司宴请乡、村干部吃饭、跳舞、玩小姐,并将这些开支都算到我的头上。中州公司捏造了一份所谓的《调解协议》,乡村干部都签了字后, 回来骗我签字。我拒绝签字,宋保江说,如果我签字,他就把执行款给我,并且先赞助我10万元,我为了早日拿到执行款,明知吃亏5万元就忍了,我就签字了,并给其出具了15.63万元欠条。宋保江拿着10万元现金压在被偷梁换柱的内容上面,哄骗我签了字。随后,宋保江又拿着此协议书让乡包村干部郝松凯签字,郝松凯不愿签,宋喜增说:“签吧没事,就起个见证人的作用(但事后发现郝松凯签的不是其真实名字)。”我签完字后一看,发现该协议将我的工程款化为乌有,我垫资的独立建造的科达学校的图书馆、翠苑别墅、室内体育馆网架改造及零星工程等总造价6298754.82元的工程款,全部让中州公司侵占了,我不但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工程款,反而还倒欠中州公司156000元债务。我向宋保江要草稿协议原件,宋保江背对着我从口袋里拿出草稿协议用打火机点然,准备烧掉毁灭证据,当时我气得头晕眼花,想和他拼命,随即将宋保江已点然的草稿协议夺下了,我立即找乡干部郝松凯要求重新算账,郝松凯称回去算。第二天我又去找郝松凯,他一算发现不对,便称当时他们都不知道法院执行款291万元,然后郝松凯陪我一起去乡司法所、乡法制办主任李新富(有录音及村会计宋喜增向郝松凯写的情况说明为证)。

    2012年7月31日调解人员常建朝、常贵法、宋存吉声明该调解协议作废。

    我不欠中州公司156300元钱,该欠条是虚假的,2012年7月4日我没有实际得到该156300元款项,我收到10万元赞助费是事实。宋保江称这156300元钱里面有10万元是给法官送礼的,41324元是请法官吃饭的(有郝松凯2012年7月4日亲笔书写的算帐单和常贵法的证明为证),剩余的钱是7月4日请算帐的干部吃饭、跳舞、玩小姐的开资。为此,我向检察院举报,经检察院调查发现没有此事,由此可见该156300元债务系无中生有,根本就不存在。

    原一、二审法院立案程序违法, 且有滥用职权、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之嫌疑。

    1、本案属于确认合同之诉,应按件收取立案费,一件50元,可是一、二审法院违法收取申请人案件受理费共计10290元。

    2、原一审庭审中我交给主审法官刘佳38份证据原件,刘佳以质证为名将我提交的38份证据原件全部交给了中州公司,并纵容被告当庭撕毁了我的主要证据原件36,我要求调取监控录像,遭到拒绝。

    综上,宋喜增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诈骗罪、贪污罪、职务侵占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第266条、第382条、第271条之规定,数罪并惩,判处死刑或无期徒行,应依法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

    此 致

    举报人:常春法

    2018年10月28日

    

    

    

    

    

    

    

    

    

    

    

    

    

    

    

    

    

    

    

    


相关阅读:
斗士重庆小面加盟诈骗 广州市启典